什麼是真修道?

什麼是真道士?什麼是真修道?這篇文,或許對有志於修道的朋友有一定的啟發。
這事是梁豁堂說的。
 
說廣東東部有個富豪,賺錢賺膩了,愛上了修仙。家裡有的是錢,招了幾十個能人異士常駐家中。
這群人很會商業互吹,都吹噓自己能輕而易舉讓人白日飛昇。富豪為這批人花了不少錢,因為偶爾也有一點小靈驗,就是這點甜頭勾著富豪越陷越深,對他們的信賴也與日俱增。
 
一天,富豪家忽然有個道士來拜訪。那道士雖然著破衣,戴破斗笠,但是整個人宛如獨鶴孤鬆,神態灑脫,舉止飄逸。他也是來投奔的。
當然了,想吃富豪這碗飯,也不是那麼簡單的,需要面試。
但這位神人可了不得,在面試時,才剛一出招就將富豪傾倒了。
 
 
面試的問題,道士的答案微妙玄遠,即使富豪自詡對修仙略有心得,也不得不被他一番出人意料的高深學問所折服。理論知識這一關過了,富豪開始面試他的法術。
但不論是驅役鬼神還是呼召風雨,道士都穩操勝券。除了這些,道士還有驚喜送給富豪。那松江的鱸魚、台州的鮮蘑、吳地的蜜桔、福建的荔枝,即使千里,宛如探囊取物。
 
物質食糧豐富了,精神食糧,道士也很讓富豪過了把癮,他能像召喚自家僕人那樣召來天界織女下凡鼓瑟吹笙,也能讓仙女輕擺舞衣婀娜跳舞。
富豪手握道士畫的符,海上仙山,十洲三島,他儘可以夢遊而去。道士還能現出黍米那麼大的金丹,能點石化金,經過他點化的黃金,即使冶煉百遍也不會有絲毫耗損。
 
 
富豪被他這一招無所不能的仙術嚇到了,之前那些方士都是小打小鬧,能會這位道士的其中一項的半招,不,十分之一招,他都會奉為上賓。他沒想自己誠心動天,竟然真的將神仙給拜下來了。
那些方士一看道士的本領,也自認不及,紛紛納頭就拜。希望道士傳授他們仙術。
道士面對地上跪的一圈人,捻捻鬍鬚,點點頭:「好吧,那就擇日設壇,一一傳授於你們。」等到了日子,道士登上法座,眾人拜罷。道士問大眾:「你們求什麼呢?」大家齊聲開口:「求仙。」「求仙為什麼要來求我呢?」「師父您有如此神異的本領,不是真仙又是什麼呢?」
 
道士聽罷,仰天大笑,笑了很久,才對摸不著頭腦的眾人說:「這只是法術,不是道。什麼是道呢?所謂道,衝漠自然,與元氣為一,怎麼可能有這種種奇詭的法術呢?儒釋道三教已經放任很久了,儒的本旨是明體達用,並不是記誦文章,也不是談天說性。佛的本旨是涅槃寂靜,並不是佈施供養,也不是機鋒禪話。道的本旨是清淨沖虛,並不是章咒符籙,也不是爐火服餌。你們所見的種種都是些唸咒畫符的小術,這種術法尚且離煉丹服藥還隔著幾塵呢。何況長生之術?
 
但是如果我沒有任何法術神異傍身,就來你們這裡大大地貶斥法術,你們肯定以為我這是讚揚我懂得的東西,詆譭我不會的東西。是在說大話。
現在,我現出種種異相,是來告訴你們,這些種種術法都是不該學的,你們尚且有可能迷途知返。儒釋兩家,虛偽的東西越來越多,因為門徑不同,所以不必與他們爭論。我只痛心疾首於道教裡的虛誣詐偽也在與日俱增。因為你們好道,姑且前來以正視聽。」
 
道士指著跪在底下的方士們說:「你之所以能做到不吃不喝,是因為吃了辟穀丸的緣故;你之所以能預知,是因為你的桃偶人;你燒的丹,乃是房中春藥;你的點金術,不過是縮銀法;而你所謂的出幽入冥,不過是靠的茉莉根;你所謂的召仙,不過是攝鬼術;你所謂的返魂術,不過是役使狐魅;你的搬運術,只是五鬼術;你的刀槍不入,不過是鐵布衫法;你的飛天越地,草上飛,不過是學了鹿盧蹻的功夫。以上種種,自稱為道士,實際上全都是妖人。不趕緊散了,雷就要劈下來了。」
 
說罷,道士撣撣衣服就要起身,眾人一看,馬上牽住他的衣角,哐哐叩頭:「我們沉迷其中,已經知罪了。幸好遇到仙人指點,這難道不是前緣嗎?難道仙人您忍心不度脫我們,離我們而去嗎?」
 
道士又重新坐好,回頭看著富豪說:「你聽過有誰是在富貴溫柔鄉里成的仙嗎?」他又回頭看眾位方士:「你們聽過有哪位神仙是靠法術賣錢而成了仙的嗎?修道啊,需要謝絕萬緣,堅持一念,使自己的心寂然如死,這樣之後,才可以達到不死的地步。讓這股子氣綿綿不停,之後才能長留人間。這都不是枯坐就能辦成的事。仙人要有仙骨,也需要有仙緣。仙骨這回事,不是靠吃藥就能辦到的。而仙緣也並非關係好就能結成的。那麼,怎麼結成呢?必須要積功累德,才能名列仙籍。這樣,仙骨就能生出來了,仙骨既然生成,真靈自然能感而通,仙緣便成了。這一切都需要靠你們自度,仙家哪裡有什麼度人的法術呢?」
 
說罷,道士要來紙筆,贈給眾人十六個大字:『內絕世緣,外積陰騭;無怪無奇,是真祕密。』寫罷,道士將筆往桌案一放,聲如霹靂,等眾人驚醒一般再看時,道士已經消失不見了。
——閱微草堂筆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