酆都知縣

四川酆都縣,民間傳說那裡是人鬼交界處。縣中有井,縣裡每年大約花費三千兩購買紙錢冥幣,燒好後投到井中,稱之為「納陰司錢糧」。如果有人吝嗇不花錢,必定會發生瘟疫。
清代初期,有位新知縣劉綱到酆都縣上任,聽說此事後便下令禁止,縣中百姓譁然,議論紛紛。劉知縣堅持自己,眾人只好說:「劉公執意如此的話,那也要與鬼神說明白才行。」劉知縣問眾人:「鬼神在哪裡?」其中有人說:「縣中那口井的井底便是鬼神居住地,沒人敢前往。」劉知縣堅定地說:「為民請命,我就算死又如何?我自己前去。」
於是,劉知縣命人用繩子將自己綁好,想慢慢墜到井底。百姓都勸他不要冒險,可劉知縣十分堅定。他有一個門客,名叫李詵,為人豪放,對劉知縣說:「我也想知道鬼神的事情,請讓我與您一同前去吧。!」劉知縣出言勸阻,可李詵執意要去。勸說無果後,李詵也綁上繩子,二人一起入井。
入井五丈深後,慢慢有了些光亮,沒一會又出現燦爛的陽光。到達井下後,他們見到城樓宮殿,如同陽間一般。可是,這裡的人身形矮小,在陽光下沒有影子,所有人懸空而行,他們都不知道什麼是『地』。
見到劉知縣後,上前拜見說:「劉公是陽間官員,為何來此?」劉知縣回答說:「我是為了陽間百姓而來,請求免除繳納陰間錢糧。」眾鬼都紛紛稱讚劉知縣為人賢德,手放額頭上說:「這件事必須與包閻羅商量後,才能決定。」劉知縣問:「包公在哪裡呢?」其中一鬼說:「在殿上。」
隨後將劉知縣二人引到一處宮殿,巍峨矗立。大殿上坐著一個戴著冕旒的人,年齡大約七十有餘,表情嚴肅。眾鬼傳呼說:「陽間某知縣來此。」包公下臺迎接,作揖後請二人入座,說:「陰陽相隔,劉知縣為何來此?」劉知縣起身拱手說道:「酆都縣連年水澇旱災,百姓苦不堪言。又要向朝廷繳納雜稅,已經是心力交瘁,哪裡還能為陰間繳納錢糧,再作陰間的租戶呢?知縣冒死前來,就是想為民請命。」
包公聽完後笑著說:「世上有妖僧惡道,假借鬼神名義,誘騙人們修齋打醮,為此傾家蕩產的人數以萬計。鬼神有陰陽之隔,無法家喻戶曉,去揭穿他們的騙局。劉公想要為民除害,只消頒布禁令,就算不來這陰間,也沒人敢阻攔吧?如今劉公親臨此處,足以證明您仁義、勇氣。」
話還沒有說完,一道紅光從天而降。包公起身,說:「伏魔大帝來此,還請劉公迴避。」劉知縣與李詵退到後堂。不一會兒,關公大神綠袍長鬚,從天緩緩而下。他與包公行賓主之禮後,二人說了許多話。關公突然說:「包公這裡為何有活人氣息?」包公如實告之。關公又說:「若是如你所說,那一定是有賢德的知縣,我願與他一見。」
劉知縣與李詵惶恐地走出來拜見,關公賜座,面色溫和。問起了陽間之事,卻絲毫不提陰間之事。
李詵向來剛直,魯莽問道:「玄德公現在何處?」關公大神不回答,臉色不悅,隨後怒髮衝冠,起身告辭。包公大驚失色,對李詵說:「你必定會被雷劈死,我也不能救你了。此事怎麼能問!更何況是在臣子面前,稱呼其君王字號!」劉知縣苦苦哀求,包公說:「我只能讓他死的快些,免遭焚屍。」說完後,從盒子中取出玉印,解開李詵的衣服,在其後背蓋上印章。
劉知縣與李詵拜謝後回到陽間。二人剛走到酆都南門,李詵便中風身亡。沒過幾天,天空中雷聲大震,雷電圍繞著李詵的棺材,衣服全部焚燒殆盡,只剩下後背印章處完好無損。
此故事出自清代袁枚的《子不語》中。
故事中,劉知縣捨生忘死為酆都縣百姓著想,其賢德被關公、包公賞識。而且他去到陰間後恭敬有禮。反觀李詵,隨劉知縣去陰間是他好奇心驅使。又因為問了關公一句「玄德公何在」而被處死,其實也是因為好奇心。
再看原文,對他問話時的描述『李素戇,遽問曰』,『戇』字意思為「傻、魯莽」;而『遽』字意思為「匆忙、急忙」。在那樣的場合面對那些人物,這樣說話的確有些冒失。更何況別人都是互相恭敬,他卻突然冒出一句,又是在臣子面前提人家君王字號。但被處死也許有些嚴重。
不過,仔細想想『禍從口出』就是如此,毫不誇張。有些話說出去,往往就能惹來不必要的麻煩。故事中雖然嚴重,現實中卻能警示世人,什麼場合,面對什麼人,說話的方式值得深思。更何況從古至今,因為一句話丟了性命的人,不是沒有。
話又說回來,劉知縣去陰間為民請命,包公卻沒有正面答覆。包公先說,妖僧惡道假借鬼神誘騙人們修齋打醮,為此傾家蕩產之人眾多。包公又說,劉知縣想要為民除害,就算不來陰間,也沒有人敢阻攔吧?也許,這是包公在暗示劉知縣,紙錢這事的源頭不在陰間。世間作惡之人那麼多,點到為止。
作者:忞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