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谷子本經陰符七術

鬼谷子本經陰符七術

鬼谷子是歷史上有名軍法與術家,為縱橫家之鼻祖,姓王名詡,春秋時人。
常入云夢山采藥修道。因隱居清溪之鬼谷,故自稱鬼谷先生。即為"王禪老祖"。

此本經著重於養神蓄銳之道,《本經陰符七術》之前三篇說明如何充實意志,涵養精神。后四篇討論如何將內在的精神運用于外,如何以內在的心神去處理外在的事物。
實為如意修行的最加教綱,以下提供大家參考。

《鬼谷子本經陰符七術》

盛神法五龍盛神法五龍   
盛神中有五气,神為之長,心為之舍,得為之大;養神之所,歸諸道。道者,天地之始,一其紀也。物之所造,天之所生,包宏無形,化气先天地而成,莫見其形,莫知其名,謂之神靈。故道者,神明之源,一其化端,是以德養五气,心能得一,乃有其術。術者,心气之道所由舍者,神乃為之使。九窮十二舍者,气之門戶,心之總攝也。   
生受于天,謂之真人;真人者,与天為一。內修練而知之,謂之圣人;圣人者,以類知之。故人与生一出于物化。知類在窮,有所疑惑,通于心術,心無其術,必有不通。其通也,五气得養,務在舍神,此謂之化。化有五气者,志也、思也、神也、德也;神其一長也。靜和者,養气。气得其和,四者不衰。四邊威勢無不為,存而舍之,是謂神化。歸于身,謂之真人。真人者,同逃邙合道,執一而養万類,怀天心,施德養,無為以包志慮思意而行威勢者也。士者通達之神盛,乃能養志。

《鬼谷子本經陰符七術》養志法靈龜養志法靈龜   
養志者,心气之思不達也。有所欲,志存而思之。志者,欲之使也。欲多則心散,心散則志衰,志衰則思不達。故心气一則故不徨,欲不徨則志意不衰,志意不衰則思理達矣。理達則和通,和通則亂气不煩于胸中,故內以養志,外以知人。養志則心通矣,知人則識分明矣。將欲用之于人,必先知其養气志。知人气盛衰,而養其志气,察其所安,以知其所能。   志不養,則心气不固;心气不固,則思慮不達;思慮不達,則志意不實。志意不實,則應對不猛;應對不猛,則志失而心气虛;志失而心气虛,則喪其神矣;神喪,則仿佛;仿佛,則參會不一。養志之始,務在安己;己安,則志意實堅;志意實堅,則威勢不分,神明常固守,乃能分之。      

《鬼谷子本經陰符七術》實意法騰蛇實意法騰蛇   
實意者,气之慮也。心欲安靜,慮欲深遠;心安靜則神策生,慮深遠則計謀成;神策生則志不可亂,計謀成則功不可間。意慮定則心遂安,心遂安則所行不錯,神自得矣。得則凝。識气寄,奸邪得而倚之,詐謀得而惑之;言無由心矣。固信心術守真一而不化,待人意率之交會,听之候也。寄謀者,存亡之樞机。慮不會,則听不審矣。候之不得,寄謀失矣。則意無所信,虛而無實。故寄謀之慮,務在實意;實意必從心術始。   無為而求,安靜五髒,和通六腑;精神魂魄固守不動,乃能內視反听,定志慮之太虛,待神往來。以觀天地開辟,知万物所造化,見陰陽之終始,原人事之政理。不出戶而知天下,不窺牖而見天道;不見而命,不行而至;是謂道知。以通神明,應于無方,而神宿矣。

《鬼谷子本經陰符七術》分威法伏熊分威法伏熊   
分威者,神之覆也。故靜意固志,神歸其舍,則威覆盛矣。威覆盛,則內實堅;內實堅,則莫當;莫當,則能以分人之威而動其勢,如其天。以實取虛,以有取無,若以鎰稱銖。故動者必隨,唱者必和。撓其一指,觀其余次,動變見形,無能間者。審于唱和,以間見間,動變明而威可分也。將欲動變,必先養志以視間。知其固實者,自養也。讓己者,養人也。故神存兵亡,乃為知形勢。   

《鬼谷子本經陰符七術》散勢法鷙鳥散勢法鷙鳥   
散勢者,神之使也。用之,必循間而動。威肅內盛,推間而行之,則勢散。夫散勢者,心虛志溢;意衰威失,精神不專,其言外而多變。故觀其志意,為度數,乃以揣說圖事,盡圓方,齊短長。無間則不散勢者,待間而動,動而勢分矣。故善思間者,必內精五气,外視虛實,動而不失分散之實。動則隨其志意,知其計謀。勢者,利害之決,權變之威。勢敗者,不可神肅察也。

《鬼谷子本經陰符七術》轉圖法猛獸轉圖法猛獸   
轉圓者,無窮之計也。無窮者,必有圣人之心,以原不測之智;以不測之智而通心術,而神道混沌為一。以變論万類,說意無窮。智略計謀,各有形容,或圓或方,或陰或陽,或吉或凶,事類不同。故圣人怀此,用轉圓而求其合。故与造化者為始,動作無不包大道,以觀神明之域。   天地無极,人事無窮,各以成其類;見其計謀,必知其吉凶成敗之所終。轉圓者,或轉而吉,或轉而凶,圣人以道,先知存亡,乃知轉圓而從方。圓者,所以合語;方者,所以錯事。轉化者,所以觀計謀;接物者,所以觀進退之意。皆見其會,乃為要結以接其說也。

《鬼谷子本經陰符七術》損悅法靈蓍損悅法靈蓍   
損悅者,机危之決也。事有适然,物有成敗,机危之動,不可不察。故圣人以無為待有德,言察辭,合于事。悅者,知之也。損者,行之也。損之說之,物有不可者,圣人不為之辭。故智者不以言失人之言,故辭不煩而心不虛,志不亂而意不邪。當其難易,而后為之謀;因自然之道以為實。圓者不行,方者不止,是謂大功。益之損之,皆為之辭。用分威散勢之權,以見其悅威,其机危乃為之決。故善損悅者,誓若決水于千仞之堤,轉圓石于万仞之谷。而能行此者,形勢不得不然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