覺知的錯覺

覺知的錯覺

在修覺的過程中,我們常產生一個錯覺:把覺知當成我,把我當成覺知。

事實上,於念頭叢中,覺知內外,根本無我。覺知不是我,我也不是覺知。向你道本來無我,為何又要認覺知為我?
將覺知為我,是我執的變形;將我為覺知,是我執不死的象徵。認同覺知為我,是虛假自我的又一次投胎或附體。

於觀照中,我們感覺“念頭”是生滅的,“覺知”是不生不滅的,從而錯誤的以為,念頭非我但覺知是我。
並非如此!譬如大海上的波浪,看似前一個波浪滅去,後一個波浪生起,波浪有生有滅;
而實際,前一個波浪未滅,後一個波浪未生,波浪無生滅,生滅是一個假像。前波和後浪只不過在不停地轉化,
其本體水何曾變過?同樣的,我們的心念也是如此,念頭似乎有生滅,其本體心何曾生滅?

相有變化,體無生滅。說念頭是生滅的,是義不然,念頭是不生的,念頭是不滅的,念頭的生滅是錯覺的;
說覺知是不生滅的,是義不然,覺知其有生時,其有滅時,覺知的不生滅是相對的。念頭和覺知,
是相同的心的用,從屬一樣的緣起法則,被相同的法則所攝。念頭和覺知,性相平等,在觀修中,
我們要平等對待,不能貴一賤一,捨一取一。倘若如此,永無休息。

覺知是一把很好的工具,一片寧靜的可供人休息的地方,一處乾淨的內在淨土。你可以好好的利用覺知,
用它除苦,倚它而憩,但不能認同它是我!認同覺知是我,又立生死根本,又樹染著主體,
又找到一個拴住無限存在的木樁,又覓了一個新身份讓虛假的自我繼續存在。如此一來,修行人何日真解脫,何時真自在?何日真休歇?

以客觀之眼觀察,念頭和覺知都是客觀的,純粹的看似生滅變化的客觀。在它們中間沒有一個“我”,
在它們之外沒有一個“我”,它們本身也不是我,根本無我。莫說念頭是生滅的,莫說覺知是不生不滅的,
莫以為念頭非我,莫認為覺知是我,於這些存在中間一一出離。讓客觀無我的事物永遠客觀下去,別被那自以為是的妄識所奪!

by-台灣無畏如來芽大圓滿禪修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