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宗氣功與道家氣功的比較!

密宗氣功與道家氣功的比較!

密宗屬於佛教流派中的密教,相對於佛教的淨土、華嚴、禪宗等派別而言,因其以身、口、意三密為主要的原則,而形成種種深密秘奧、難以數計的修煉功法得名。

佛教顯教除以禪定法門為主要原則外,其它修法較少,而對佛教追求的極則~~證得真如自性,則全憑學者自身的智慧程度和體悟的深淺,顯然沒有密宗一步有一步的效驗那樣現實和具可操作性。

在我國歷史上的兩千年前,就產生了最早的道派方仙道和黃老道,後結合原始巫教而形成我國早期道教;張角的黃中太平道和張陵的五斗米道。

不過道教最耀眼又最令人嚮往的則是遼金時期大盛的內丹派,又稱金丹派。內丹派注重身內精、氣、神的修煉,通過煉精化氣、煉氣化神、煉神還虛而獲得長生不老的效果。

隨著密法逐漸傳入中原,人們無不詫異地發現了密宗功法和道家功法具有絕大的相似性。

密宗修左、中、右三脈,道家修任、督二脈;密宗修七輪,道家修三丹田;密宗修寶瓶氣,道家有胎息;密宗修靈熱。從修煉結果上看,道家追求三清,密宗追求涅磐,均是極高的精神和物質境界。

為了較為詳細清楚地比較密、道二家功法,我們從具體的修法入手,以期窺見不同形式中所包含的內在真諦。

一、身

作為密宗三密之一的身密,具有極其嚴格的規定。

結手印是身密的主要方法之一,習者兩手手掌與手指相合而結成的不同形狀,代表著不同的功法和功能。

從手的小指往大拇指數,依此代表“地、水、火、空、風”,左手為定,右手為慧;密宗修本尊法,即要求學密者與所選的佛尊合為一體,修煉時也結本尊佛的手印。如釋加如來佛右手結施無畏印,即右手臂彎曲,手掌攤開放於胸前;左手攤開手心向上,手背放在膝蓋上,即與願手印。

道家修煉時也結手印~在道家的踏步斗中,雙手還要掐劍訣、雷訣、斗訣等。

從內在原理看,雙手十指外與宇宙無盡的功能相溝通,使習練者在修煉的過程中不斷接收宇宙的大量信息,從而使功力不斷上升。

從身體的姿勢看,密宗的毗盧遮那七支坐法與道家的五心朝天坐幾乎一樣,其對身體各部位的要求也大同小異,均為雙足交盤,雙手結印置於腹前,脊柱正直,垂簾返聽,舌抵上顎。

其內在機理為,雙足跏趺而使氣下沉於丹田中,手接定印而使左右氣血交流貫通,脊柱正直則體內臟腑豎直下垂而氣舒,舌抵上顎,產生津液而可助腸胃消化,垂簾返聽則一心專注於內而不致散亂昏沉,皆有其內在的道理。

二、口

密宗三密之一的口密,即道家功法中的咒語,今天的氣功修煉者稱為特音,指習者練功過程中,口中念誦特定的音聲而達到相應的目的。

密宗功法中的真言種類名目繁多,以四種世間悉地真言來說,又分為一、寂滅真言,由“唵”字起首而“娑訶”結尾;二、降伏真言三增益真言。而廣泛流傳於我國的“唵、嘛、呢、叭、咪、哞”大明六字真言,則早已是家喻戶曉了。

道家功中對咒語的練法也相當重視,道家符派的“通靈神功萬法藏書”中記載的“五方神咒”,仔細分析這一咒語,不難發現其中既有特音節“唵”,又含有一定意義的文字,這就是具有中華特色的真言。

至於東晉葛洪著的《抱朴子》內篇卷十七登涉篇的“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”九字咒語,傳入日本之後,形成東密著名的“九會曼荼羅”特異功能開發法,則更證明了道教與密教真言的相似性。

真言的念誦法須具體對待。有的真言口動而他人能聞,有的口動而自耳能聽,有的口動而舌念,有的為心念,與本身的功法有密切的關聯。

真言念誦的聲音也各有不同,有的清和勻整、富有韻律;有的聲音適中、字字清楚;有的柔和而連綿不斷;有的乾脆果斷,如刀切物;有的甚至厲聲如吼誦、威嚴勇猛。

至於真言的內在奧妙,更是讓人感覺意蘊無窮。大家知道著名歌唱家卡魯索可以用聲音將玻璃杯震碎,而超音速領域內的聲波其震動的強度也為當今所了解。

正如人可以用聲音引起雪崩一樣,修密、道功者通過自身發出特定的聲音與大自然、宇宙引起“場的共振”,從而導致修功者體內的場被宇宙強場大幅度地增大,最終修出令人不可思議地殊勝功能。

三、意

意密為三密最主要的一環節,用術語就叫做“觀想”。『密宗觀想能力與業障深淺有關』、『體會空性越多,越容易觀想清晰~一個人越執著、沈迷於世俗,當然是業障越深重,自然就不會想到修行之事和更進一步思維如何去修行等問題。

密宗的大圓滿亦是強調不觀修本尊、不持咒語,類似禪宗一樣直接頓入佛性,但沒有前行基礎,要直接修大圓滿成就,是非常困難的。因此批評密宗觀想是一種執著,是有點偏頗,這都是根器與修行次地上的差別,不能只看到密宗的部分修法就以偏概全。

道家氣功稱觀想為“存思術”,其方法多種多樣:有心齋、坐忘、守神、養神、守一、內觀、存思、守竅等等。精氣神是內丹學的要素,築基、採藥、鼎爐、火候等等;築基,是道家修煉的入手功夫。就好像蓋房子一樣,先要打好地基,才能修造完成,因此謂之“築基”。

築基堅牢,房子才能造得穩固高大,喻之丹功,先要堅固自身形體,充實本元,然後修到高深層次,才有足夠的保障。因此築基功法,為內丹修煉之關鍵,直接關係到今後修證的高低層級,十分重要築基功法,通常說是“百日築基”、“百日功靈”。

意思是說城要一百天的時間,才可以完成築基的功夫。但只是針對一般情況而言,隨著每個人身體素質和悟性(理解能力)以及環境對於一般人學道而言,作為修煉築基的實際行持考慮,從事這步功夫,可以進行一百天的時間作為基準,一般能夠達到築基的預期效果~就看修煉者的恆心與毅力了!

丹道修行功法,而不是清靜不管世事。蓋丹道修行需要內心清靜方能產生一陽來復,再經過採取溫養,經過第二次溫養的一陽復出,方能修煉出智慧。而此智慧還得再經過磨練方能圓融。

而丹家性命雙修功則~人從頭至尾皆注重意守,並對其輕重緩急有著極其嚴格的規定。

統觀密宗和道家功法,說明兩派功法具有極大的相似性和共通性。

密宗通過對身、口、意三密的種種修煉而進入三摩地(禪定),進而通過對自身“心”靈"的體悟而悟得真如佛性;道家則注重對精、氣、神三寶的嚴格而有系統的逐層修煉而~築基、結聖胎、養胎元、而陽神出竅,最終身外有身,虛空粉碎,而達無相實相的真空妙有之境界!

密、道二家功法光華燦爛,輝映於當今世界的氣功之林,作為傳統文化的繼承者,有責任將其發揚光大。

外靜心不寧,坐立難安穩,
心靜外喧嘩,鬧中取靜安。

《清靜經》是道家全真道四大聖典之一,反映、涵攝了全真道的基本教義和各種修鍊術。經文中說到:「清者濁之源,動者靜之基。人能常清靜,天地悉皆歸。夫人神好清,而心擾之;人心好靜,而慾牽之。常能遣其慾,而心自靜;澄其心,而神自清。

自然六慾不生,三毒消滅。所以不能者,為心未澄,慾未遣也。」《清靜經》提到,人之所以不得真道,乃因人有妄心、貪求、好爭,故煩惱孳生,真道墮失。一個人如果常常心為物轉,神為心役,心神無法清靜,那麼縱使處於靜室,心不寧靜,坐立亦難安也。

修真之道,內功外行,缺一不可。
內修性命,外積善德,清心寡欲!

清淨為德,法道為真,氣和理順,丹法動念,
煉氣煉丹,無畏無為,至心至為,內中涵養,
以德修中,修煉己性,至德至真,德性圓融。

by-鳳凰山脈 慈凰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