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佛或念咒,覺知和念頭

念佛或念咒,覺知和念頭

行住坐臥中難以覺知,時常滑入識幻迷霧,所以也用念佛或念咒來提起正念。

請指點一下,是念阿彌陀佛好呢,還是念六字大明咒好,念咒有沒有什麼注意的事項?

一、

就對修覺知而言,念什麼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藉著念個什麼來體驗那了了分明的覺知。我們選擇念什麼是一個手段,其目的是:將自己從妄念叢中召回一念,由一念達至無念,由無念發明(發現明瞭)了了分明的覺知性。

在念什麼的過程中,假如我們思維所念的字或音是什麼、代表什麼或有什麼含義,老實說那便不是念佛或念咒了,而是變成了一種冥想。例如,你念阿彌陀佛時思維“阿彌陀佛”代表什麼、有什麼功德並於內在想像那些場景,那便不是念阿彌陀佛,而是冥想一個什麼了。同樣的,如果你念咒時也那樣,那便不是念咒,實在成冥想了。

不論念阿彌陀佛還是六字大明咒,假如你思維分別它們,這是在“識”;如果你不思維它們,而只是體會一個念的動作和與其相應的覺知,那麼這是在“智”。那麼,如此念阿彌陀佛或六字大明咒便是“轉識成智”;否則,只是在“識”的泥坑裡打轉,玩泥巴,或用泥巴捏制各種小物件逗自己玩。這樣念佛或持咒,是不能真正走出生死煩惱輪迴的。

念阿彌陀佛的意義在於把你從妄念叢中拉出來,由萬念到一念,由一念到無念,然後發明自身清淨妙明覺心;念咒的意義在於剔除你所有從前習得的文字含義、字元意義等,讓你體會“覺”和“念”兩種存在了了分明,各各發光,從而獲得自在解脫。因此,我們念咒時不能掉進音符或文字的含義裡,念阿彌陀佛不能陷進阿彌陀佛的故事裡,否則,那不是在修行出離泥坑,而是往泥潭裡走。念佛念咒,只叫你乾乾淨淨!

二、

念咒時有什麼要注意的事項?保持你的心不滑入任何人生的概念,念時要讓念頭和覺知兩項了了分明,各各發光,念頭顆顆如明珠,覺知皎皎似月空。那麼,念阿彌陀佛有什麼要注意的呢?那是一樣的:注意別滑入任何心造的故事,念時從千念萬念,直歸一念;從一念直至無念,由無念覺了本來清淨妙明真心。

對一個念佛或念咒念出“覺性”——達成“心如牆壁” 的人,念什麼都完全相同;如果再繼續念,念至“牆壁”也消失了,則念什麼都如空花,如夢中遊戲。以一念心而念,念ABC和念一二三四五,乃至和念八十八佛名或諸方佛心咒,悉皆相同;以無心之心而念,則不管念什麼,則都等如空花,好似夢中造夢。

念不同的佛或不同的咒——如果你陷在“識”裡,那是有分別的,分別也僅在你所相信的故事的不同;如果你不陷在“識”裡,而是在了了分明、如日月般的“智”光裡,則念什麼都沒分別。在智光裡念天念地,念人念我,念宇宙萬物……——入無分別智,念念平等!

以智念佛,念念相救;以識念佛,念念入坑。諸方修行者,不管念什麼,都來轉識成智。入無分別智,念念解脫。以一念心,以平等心,以大智無分別心,念佛或任何咒語、字元、音符等,都得佛意。入大羅陀尼總持法門,與無上諸佛平等。來,以智念佛,莫以識念;以智念咒,莫以識念!

三、

諸方道人,修行不離覺知,離覺不是修行。有念則造地獄,無念不成痛苦。歸根到底,一切修行的問題,簡而言之,都是念頭和覺知的問題。所以,不管念阿彌陀佛還是念六字大明咒,或是修行住坐臥四威儀,說到底都是“覺”和“念”的問題。

千修萬修,指歸同路;千念萬念,都念覺知。念者念覺知,覺者覺知念。莫管修行住坐臥四威儀,念阿彌陀佛,或是提持咒語,千修萬修,匯歸自身覺性大海;千念萬念,直念本心真如妙體。吃水不忘挖井人,提念不忘覺知者。滴水之恩,當以湧泉相報;覺知之念,念念當報正覺。

以覺覺念,是為正念;以念念覺,是為正覺。覺和念,莫分家,正念正覺到佛家。覺和念,相回互,諸佛菩薩共同住。不管念佛,還是念咒,念時莫忘覺知,覺時莫忘一念。一念一覺永相隨,在在處處是佛回。一念覺,覺一念,如來回身在此岸。一念呼一覺,是為正念成正覺;一覺應一念,是為正覺生正念。覺和念相映,正和正互助,如此不解脫,諸佛也不容。

念就是覺,覺就是念,於我佛門,覺念一如。覺者覺念頭,念者念覺知,如此覺和念,上合三世佛,下化無量心。念者念覺知,覺者覺知念,如此而覺而念,是為妙菩提心正修行路。提一念,從夢中醒來,匯入覺性大海;於覺性大海,任念頭波光粼粼,個個平等,不生不滅。切如是修如是行!

by-台灣無畏如來芽大圓滿禪修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