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此安心

如此安心

1
人有種種疑問,究其根本,未得無我智。若得無我智,誰疑誰復問?

若得無我智,一切皆了然。因有我執在,是故種種起。修行數年,疑根未斷,只因未得無我智。因不得無我智,故不得涅槃智。因不得涅槃智,故未入究竟。

日間浩浩,做得了主,那是習性除的盡,功夫好;但不斷種種疑,那是無智慧,因不如實見諸法故。如實觀諸法,能得無我智,亦得涅槃智。此一種方便,知盡一切種。是故如實觀諸法,可得一切種智。

靈覺昭昭屬光,念頭閃閃是影,光與影皆是心用,不是真心。真心何處?從實招來。真心無是處,遍徹一切法。真心無自性,能於諸法作正知見,即是真心。真心不守自性,隨緣而成種種。莫逮光明相,強名說真心。真心離諸相,是故不可知。光與影間,諸佛常穿過,只是不停留。

2
凡心未歇,舉覺舉照,舉得佛燈萬年,一不舉時,光在何方?覺生覺滅,照有照無,一時不照,一時失覺,光景在何處?大師說,道不屬修,不屬不修;又說,道不屬覺,不屬不覺。若說是修,修成還壞,若說不修,何以見道?又說覺屬於妄知,不覺屬於無記。在覺與不覺間,在修與不修間,究竟是何境界?學人且去思量,不可輕意放過。

修行須要見道,不見道凡心不死。見道,謂之明心,亦謂之見性。見性與明心,同時焉。明心則可見性,見性則必明心。焉有明心不見性者?見性不明心者?明心與見性,其說是二,過程一焉。猶如有眼病之人,眼好即見光明,見光明即說眼好。今眼好,喻明心;見光明,喻見性。

今學者修行十數年,既未明心,亦未見性,因只在沙土無水處做功夫。猶如一人挖井,只在沙土上用意,未覓水焉。今者修道,何者是水?何者是沙土?名相是沙土,般若妙智是水。凡在名相上用功者是挖土,過名相,得妙智者,才因沙土而喝到井水。且得井水。

3
學人修行,總要尋覓個境界,總要有所掌控。錯了也,若說境界,隨處都是境界,若捨種種平常境界,而覓一道相所屬境界,即是大錯。種種境界,悉皆相等。道眼所見光明相,與凡夫眼所見種種相,性質相同。都出一心,體性不二。學人莫找特殊境界,一切境界性相不二,設若找得特殊境界,亦皆不是。

有人修道,總想掌控,謂作得了主。醒時想掌控,夢寐時還想掌控。告諸學人,凡有掌控,皆是被控,不得自由。誰家讓你作主?給你說無主。了知三界無主,始且出真主。來去沒有主人翁,設若有主人翁,於凡夫習性是焉,於菩薩緣起是焉。打消三界一切主,於無主處真主普現。

告諸學人,別想著掌控,不掌控處是真掌控。告諸學人,別覓求境界,於自然處自現境界。若求境界,即是有求心,無論求勝境、求佛果、求自在,皆是有求,凡有所求,不得自在。凡想掌控,即有我執,不論想掌控無煩惱,想掌控得清淨,凡想掌控,我執現也。斷除我執,誰求誰掌控?誰復主人翁?

4
有學人起疑,見性之後睡覺無意識時, 是何境界? 不論境界。寐後無夢之時,不論境界;昏昏死厥之時,不論境界;四大分解,六根崩壞之時,不論境界;父母未生之前,不論境界。夫都無我,誰是論者?從我起論,一切不實。所以,無論見性前見性後,莫論境界。若論境界,即是迷人。生死輪迴由境界起,若不論境界,何生何謂死?

學人又問,當前應再如何用功?之前如何用功,之後如何用功,乃至一切時恒如用功。未斷除習性者,斷除習性;已斷除習性者,保護習性不復起。超然明心見性者,且看空花復結空果,不須舉杆打影,亦莫用覺驅夢。於本所處,且看草長鶯飛,柳暗花明。能不造作,即佛境界。莫於外舉心尋找勝境界,尋者恰失也。

修行貴在安心,能安心者即是到家。到家者即是佛。安心者,安於一切心,於諸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,不即不離,如是覺知,即是安心。若是離之別求,即是不安心。於修行中,不論遇到什麼樣的境界,不論體驗到什麼樣的感受,如是而知,盡情享受,足矣。猶如真乞者,遇善膳食之,遇不善膳食之,一切統吃,安然喜樂,是為安心者。如此安心。

by-台灣無畏如來芽大圓滿禪修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