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 業

posted in: 佛教, 學術宗教, 禪宗 0

事 業

菩薩做事業和眾生不同。眾生做事業,喜歡往大、往高、往利多、往被更多的人知道、有更多關注的地方去。

菩薩不是這樣,菩薩做事業,喜歡往小、往低、往安靜、往不被人知曉處去。眾生做事業,猶如爬山;菩薩做事業,猶似下坡。眾生做事業,表面看在得,實際是在失;菩薩做事業,表面上是失,實際是得。眾生做事業,喜歡給他的事業添加某種催熟劑;菩薩做事業,喜歡自然成長(注:事業不一定是生意)。

眾生做事業,猶如喝鹽水而止渴,喝的好像很多了,但還是渴,他們表面上擁有豐厚的物質,好像身處天堂,實際只是餓鬼眾生,處在被包裝了的地獄中。菩薩做事業,是在喝清水、喝甘露以止渴,他們喝一點,喝一滴,就能止長期的焦渴。

菩薩的事業是幫助他人,眾生的事業是滿足自己。要幫助他人,有太多的事可以做,因為眾生有很多需求,因此菩薩從任何一處都可以入手。因為他的事是幫助眾生,因此,他也能迅速的吸引來眾生。菩薩的事業越來越大,但也越做越空,因為其中無我,只有眾生。 而眾生的事業,也許越做越大,但也越做越重。菩薩的事業越做越快樂,越做越輕鬆;但眾生的事業越做越煩惱,越做越沉重。

眾生的事業是挑著鐵蛋行走,菩薩的事業是擔著白雲行走。眾生好像走在大地上,但無不是步步想向天上去;菩薩的事業好像飛翔在天上,但無不是步步在往大地裡去。菩薩和眾生,因發心而有區別,因做法而有差別。一念若悟,即是菩薩;一念若迷,即身眾生。眾生和菩薩做事業,其實都是修行。只不過菩薩造的是解脫業,眾生造的是纏縛業。一個通過做事業而得到解脫,一個經由做事業而進入束縛。

菩薩做事業,放眼向有需要的眾生看去;眾生做事業,向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欲望看去。眾生做事業,所有事業的果實,都獻給了那內在的蟒蛇;菩薩做事業,所有事業的結果,都獻給了眾生。菩薩做事業,從眾生到眾生;眾生做事業,從我到我。眾生的事就是他的業,業就是他的事。菩薩的事是他的事,業不再是他的業。

菩薩做事為滿足眾生的心,眾生做事為滿足自己的心。菩薩練習以無心做事,眾生做事以訓練有心。都是心,都是用,菩薩正用,眾生倒用。正用生快樂,倒用有煩惱。事業本無大小。大心眾生做事業,再大的事業也是大,此大而大,不是貪得無厭而現前,是大心生色天地寬;小心眾生做事業,再大的事業也覺得小,此大而小,是貪得無厭而現前,此是幻心生幻眼。

菩薩從不為事業發愁,在在處處可見事業機會,因為他在在處處能看見眾生眼,彷彿他有無數眼無數心在看世界;眾生常常為事業發愁,上下尋覓而鑽營,因為他想發現一條寶石路通到自己家門前。他以自己的眼,不見眾生的眼,目空一切業現前。眾生做事業,猶入須彌山;菩薩做事業,佛道路上前。事業事業,對有些人,事就是業,業就是事;對有些人,事是事,業是業,事不生業,業不生事;對有些人,無事也無業,即使在做事業。

欲做事業,先明其心。發心若正,菩薩現前;發心不正,誤入深山。重巒疊嶂眾生路,一馬平川菩薩緣。若是大千在心裡,即見佛陀在眼前。事業難,眾生路上太向前;事業易,菩薩側旁給助緣。事業並不是事業,只是心念。對於用心而不是被心所用的人,事業即是修行,修行即是事業。即事業即修行,是菩薩路;即事即業不見心行者,眾生邊事。眾生與菩薩的不同,在用心如何和如何用心。

by-台灣無畏如來芽大圓滿禪修中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