痛苦這件事兒

痛苦這件事兒

佛學在痛苦這件事上,
如果頭腦想問為什麼,警惕它;
如果它試圖給你一個答案,警惕它。

在痛苦這件事上,
如果有人想試圖給你一個答案,警惕它;
如果你試圖想問他人討一個答案,警惕它。
警惕頭腦尋找和跳進“為什麼”的答案的巢窠中安慰它自己,支持它自己。
為痛苦找到一個合理化的原因,並不能讓痛苦消失。
痛苦之時,尋找為什麼,只是在找一個故事給自己安慰;
而所有的為什麼的故事,都不能真的令你安心。
不如覺察頭腦的伎倆,安住在當下的世界裡讓它自然生滅。
當痛苦發生,
不分析,不糾纏,不逃避,
只是如實地看見它的出現、變化和轉歸。
痛苦只是痛苦,
它有自己的生命力,
不管它存在五秒鐘、五分鐘、五天還是五年,
像一個小生命一樣,它有自己的壽期。
當痛苦產生,
讓它自己生長,讓它自己滅去,
不要過多地干擾它的存在;
它實在和你沒有多少關係,
是你硬將自己和它扯上關係。
痛苦只是發生在你的軀體裡、你的心裡,
但它並不屬於你。
你無權干涉它,
干涉它的結局,
往往你在製造它、加深它、給它更多的動能讓它繼續存在。
尊重一切,
也意味著你尊重痛苦。
尊重痛苦,讓痛苦合理地走它的路,
這是痛苦給你最小痛苦的最佳方式。
一個慈悲的人,
也包括慈悲自己內心的痛苦。
你慈悲自己內心的痛苦,
自己內心的痛苦也慈悲你,
這樣你和痛苦和解了,
你獲得了來自痛苦的慈悲——痛苦把自己化成慈悲給了你。
尊重痛苦,與它和諧相處,
當它到來,不要責難它,不要驅趕它,不要刺探它,
尊重它如尊重遠方的客人。
當你尊重魔鬼時,魔鬼就變成了佛陀,
它會獻出它隨身帶的禮物。
來,觀察痛苦,
像大地觀察它的河流;
來,觀察痛苦,
像天空觀察它的閃電。
就像這樣來觀察
發生在你內在天空、內在大地上的閃電和河流。
痛苦是可以變成光的,
製造水災的水也可以滋養萬物,
痛苦對你是什麼,
取決於你如何對待痛苦。
你的智慧和做法,決定你的真生活。

by-台灣無畏如來芽大圓滿禪修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