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行路上的幾個問題

posted in: 佛教, 學術宗教, 禪宗 0

修行路上的幾個問題

一、發願

實際上你是不需要發願的,當你痛苦到極至,你不得不發願:決心出離痛苦,登上極樂的彼岸。在痛苦的極點,願發你,而不用你發願。真正的發願不是一種有意行為,而是一種不得不的被動行為。當發願是有意的,它基本來自頭腦。願有兩種:一是從上面來的,二是從下面來的。從上面來的來自頭腦,從下面來的來自內心。來自頭腦的願通常起於某種表層的願望或目標,是外來的,非自覺的,不深刻的;從下面來的願發自內心,通常是一種不得不的自覺行為,來自你生命,具有隱而不露和深刻的影響力。

通常,一般凡夫的發願,是從上面來的頭腦的發願,它的特徵是外來的、表淺的、出於某種暫時目的的,因此它不能持久,往往口號化,通常不能產生真正的動力。而真正的發願,他的發願並不喊出聲,那願望是深沉的,也是最基本的,它潛藏於生命內部,具有永恆的力量。事實上,發願根本不能成為一種問題,當它成為一種問題時,通常它是虛假的。真正的發願無聲無息,它不需要彰顯,不需要提出,那努力和精進的修行本身就已在說明那發願了。

我們還需要強調發願嗎?修行之途,當發願被強調時,基本上顯示出你不是個真正的自覺的修行人。真正打算和準備修行解脫的人,那深刻的願望已化為他普遍精進的修行行為了,根本不需要再用發願來提醒或刺激他該怎樣怎樣。發願從有願開始,到無願結束,這是它自己的結束,也是整個修行的結束。當一直持有願,你永遠也解脫不了。願是動力,願也是束縛。基於持願,當無願來到,解脫才乃發生。願是你堅信的一個故事,最終你將失去它。

二、菩提心

修行之初,我們往往被強調要發菩提心,那麼什麼是菩提心?為什麼要發菩提心?這是發菩提心之前需要弄清的問題。以我來看,菩提心就是覺知心,菩提心就是平等心,菩提心就是無染心,菩提心就是解脫心。換句話說,菩提心具有四個特徵:一、覺知性,二、平等性,三、無染性(出離所有的故事性),四、自在性(解脫性)。

凡具備這四個特徵的心即是菩提心,不具備這四個特徵的心即不是菩提心。何謂菩提心?更進一步地說,菩提心就是你本心,因為我們的本心就具備這四個特徵。我們之所謂發菩提,並不是創造菩提心,而是發現菩提心。為什麼要發現菩提心?因為唯有菩提心可以讓人解脫。當你找到並擁有菩提心時,你即將解脫。這是為什麼要發菩提心的原因。

菩提心一直在,它時時跟隨人,即使在你很迷茫糊塗的時刻,它也一直在,完好無損。就在此時此刻,你就有菩提心,它光明普遍正在照耀,只是你還沒有認出它,使用它,得益於它。所謂發菩提心,就是發現這個菩提心,用它作解脫的工具。發現這個菩提心對於解脫自在相當重要,這是為什麼我們要被強調發菩提心的原因。你是怎樣理解發菩提心的?

三、菩薩行

一些人真實認為,修行是存在大乘和小乘的。修行只顧自己的行為,屬於小乘;修行有幫助他人的願望或行為的,則屬大乘。在他們的概念裡,大乘行者的作為稱為菩薩行,小乘行者的行為則不是菩薩行。有幫助他人解脫的念頭或行為是菩薩行,好像不幫助他人、重點在自己身上下功夫的修行人就不是菩薩行似的。真的嗎?

我不這樣認為菩薩行。凡發心解脫的修行和舉動都是菩薩行。換句話說,凡在心地上下功夫的人都是菩薩,凡在心地上下功夫的行為都是菩薩行。大乘行者的作為是菩薩行,小乘行者的行為同樣也是菩薩行——本來就不實際存有大乘小乘,一切修行人平等平等,不管修哪種法,走哪條路。菩薩行的界定並不能以幫不幫助他人為標準,菩薩行的界定應以對沒對心下功夫來說。

如果一個行者的作為是指向幫助他人,但未在自己心上下功夫或指歸於自己的心,那麼,他只是雷鋒式的道德作為或普通的善,不是菩薩行。要看一個行者的作為是不是菩薩行,應看他的行為有沒有出發於心並指歸為心,應看他的行為是不是為解脫而進行的。若不是,則不能稱為菩薩行。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那些認為自己在修大乘的行者,你的行為是雷鋒式的還是菩薩式的?雷鋒的行為和菩薩的行為是不同的,它們有本質的差別。

四、大乘和小乘

在修行的領域,本無大乘小乘,凡夫自生知見。諸佛菩薩說大乘小乘是假安立,猶如曹操在行兵路上“望梅止渴”的方便一樣,諸佛菩薩為導引人故而說大乘小乘。但眼下不知真者,卻以為實有大乘小乘,這是一種錯誤的認識。大乘小乘本非實有,皆是人心自生分別。大乘小乘只存在於人的概念,並沒有實際的大乘小乘。

有些修行人見一些說法者說大乘法,就以為是大乘;說小乘法,就以為是小乘;說最圓滿究竟佛法,就以為是佛乘。這也是錯誤的知見。在人們的故事裡,佛陀曾說過小乘法,你能說佛陀是小乘行者嗎?佛陀也說過大乘法,佛陀是大乘嗎?佛陀更說過無數無量究竟第一義佛法,佛陀是佛乘嗎?顯然都不是,佛陀超越所有的乘。佛陀遠離這些說法而超然存在。

大乘、小乘、佛乘,說法者說什麼樣的法,依據當下修行者的現狀而處方。有偏虛妄大乘者,則說小乘法以對治;有偏狹隘小乘者,說大乘法以對治;有執著大乘者,則說佛乘以對治。至佛乘者,則不見有大乘小乘及佛乘。

五、補充

有人分不清發願和妄想是怎麼分辨的。這很好區分,凡發自內心深處的願望是正念,凡外來的、貼上去的、附加的願望或想法是妄想。關於發願,真實的願望不用強調,強調的願望並不真實。對於解脫自在,單憑願望是不夠的,有深沉的願望,並且那些願望全部化為修行行為才能變得真正有效。

關於菩薩行:並非幫助他人的行為就應該鼓勵,修行者在沒有進行徹底的清除自身的習性之前,把焦點放在別人身上是顛倒的。也就是,在沒有進行足夠的對自身下功夫之前,把焦點放在他人身上,不但會增加自己的煩惱,也可能會對他人越幫越忙。因此,並非發大乘願幫助他人就是修行,在不該幫助時幫助他人很可能是你的業障。

若有人發願,當發四願:一、自身解脫願;二、不損害他人願;三、利益他人願;四、無願之願。行者第一要發自身解脫願,自身不解脫,妄求幫助他人。自身解脫已,當發後三願。不損害他人——獨善其身,小乘願;利益他人——兼濟天下,大乘願;無願之願——天下無事,當下圓滿,佛願。初發願和最後發無願之願,並不衝突,不同階段的不同需要和作為而已。

by-台灣無畏如來芽大圓滿禪修中心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