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把空椅子

posted in: 佛教, 學術宗教, 禪宗 0

一把空椅子

一把空椅子是我的老師,自始至終它安靜無語;它永遠安靜的待在那兒,等待有人坐上它——不論窮人還是富人,健康的人還是生病的人,美麗的人還是醜陋的人,善良的人還是十惡不赦的人……它永遠平等的接納,它慈悲的像一位佛。不管你坐在它上面多久,當你離開時,它不會對你說:“嗨!忘恩負義的傢伙,你還沒有感謝我呢。

一把空椅子具含佛陀的品質,也包含一切法的特性。僅僅禮拜或正觀一把空椅子就能得到覺悟。一把空椅子完全具備資格做你的上師,你不用跑到藏地追隨上師,或到泰國緬甸尋找隆波,你家裡就有。一把空椅子始終在你身邊等待你看見它,瞭解它,明白它,然而你一直沒有往這裡看,你的眼睛總是看向遠方,你錯失了真正的大師和演繹佛法者。

一把空椅子一直在以身說法,它告訴你什麼是無我,它告訴你什麼是無常,它也告訴了你涅槃寂靜。然而你卻沒有看向它,你一直在書本和頭腦裡尋找和索求佛法。空椅子以無言之言,以法理本身告訴了你最真的實相,然而你沒看到。文字說法只為小智人而設,若是大智人直接問萬法本身要——一把空椅子、一隻醜陋的小板凳、一塊石頭都能給你。

萬法直接給我們的東西,佛陀卻用了七七四十九年,以八萬四千種方式,以三藏十二部的語言文字說給我們聽——只因我們智慧多麼的不具足,只因我們沒有直接看向法,只因我們在頭腦裡想、在思維裡繞而沒看向眼前真實之物。覺醒而來,與一把空椅子、一隻小板凳、一隻茶杯或任何一種你面前的事物,靜靜的待在一起,研究它們的品質,傾聽它們的說法,從中覺悟。

我喜歡和一把空椅子待在一起,因為它滿足了我所有對法的需求。一把空椅子身具含世出世間法,它幾乎擁有一切,我想問佛陀或經書要的什麼它都能給,而且還是最直接的。空椅子上有世間法,也有出世間法,它上面有世間學問,也有道德經和金剛經。一把空椅子也是一本以椅子的形式寫成的心經,它也是法華經、華嚴經、般若經、寶積經,它是三藏十二部經。

三藏十二部經所說不超過一把空椅子,三藏十二部經也只為引你看見一把空椅子。一把空椅子說了小乘佛法、大乘佛法,一把空椅子說了藏傳佛教、南傳佛教、漢傳佛教,一把空椅子說了禪宗、密宗、淨土宗,只是你看見了嗎?向一把空椅子看去,你能看到三世一切佛和十方一切法。這不是無稽之談。當你開了天眼、慧眼、法眼、佛眼,會漸次看到。

“諸行無常”,一把空椅子日日在以大默如雷的聲響告訴你這一點,只是你聽到了嗎?“諸法無我”,空椅子時時在以它自身的無我無心向你演示這一點,你看到了嗎?“涅槃寂靜”,它無時無刻不在將這安靜永恆的品質展示給你……一把空椅子不但示現三法印,三世一切佛所說一切法它都示現無疑,當因緣時節到了,你會看見,如看見手中葉、盤中果和面前的一切。

靜靜的和一把空椅子待在一起,你不但能看見一切佛法,更能把你帶到一切佛法所指歸的那——當下無言的、寂靜的、美好的、光明的存在之所——天國、極樂世界或淨土。重重法界、彌勒樓閣或世間一切分別,都是我們識心幻業的折射,我們當抹去這一切,唯見同一的、共同的、現前的這美好的天國。

天國不在天上,極樂世界不在別處,淨土只在腳下,當我們去除心中的幻象與隔閡,以無染真心照境,世間各種經典、一切聖人所說境界,只在這裡。泯滅你的語言,去除你的想像,跟隨一把空椅子或一塊石頭,你都能到達天國、淨土或極樂世界。因為它們原本就在那裡,只是我們離開了,我們被自己的想像帶出了真實、帶入了虛幻的境界。

當我們從自己的夢中醒來,回歸天國、淨土或極樂世界,只在一瞬,因為我們從一開始就沒真正離開。一把空椅子即在天國,也在凡人的世界,看你以什麼心來見它。一把椅子根本就超越一把椅子,它是神聖的,不可命名的。當你瞭解這點,你不得不對它生起敬拜。當你看著無名的、不可名狀的它,你不得不跪下來敬拜它、撫摸它,像撫摸一位聖人的腳,而不是以你的屁股坐上它。

一把空椅子的神聖性和世間最偉大的聖人同等,但它的教法卻比聖人更直接和更堅定不可動搖。一把椅子和一位聖人,我們更容易從一把椅子上看見法,而不是一位聖人。因為我們人類容易被“人”的概念障眼。一把椅子的教導,有時比一位佛智慧的話更有力量,因為它比佛的話更直接,它直在法的源頭。

因為常常被“人”這個概念障眼,我們往往從一把椅子上看見法,比從一位佛身上看見法更容易。所以,一把椅子有時比一位人間的法師更像法師,更能起到法師的作用。常常靜靜的和一把椅子待在一起吧,而不是你的師父。和你的師父待在一起,有時很容易讓你動欲念、動情念、動利益念、動好壞是非念,而和一把椅子在一起,它總是讓你息念。一把椅子是一位好法師,尤其是一把空椅子。

佛本身是法,椅子本身也是法,當你從一把椅子上看見法,你就是一位佛誕生在一把椅子的面前。從一把椅子上見法,在一把椅子面前成佛,讓一把椅子見證你成道的一切。和一把椅子靜靜的待在一起,一同處在法界,一起處立佛國。椅子不管坐不坐人都是空的,你注意到這點了嗎?當我說“空椅子”時,不要被“空”這個字所影響,注意到椅子本身。椅子本身並非椅子、椅子本身並無椅子,這才是真正的空呢。

椅子本身並非椅子——這是椅子的名空;椅子本身並無椅子——這是椅子的體空。名空體空,是真空椅子;坐不坐人而空不空,是凡人的空。來,認識真正的空椅子。向一把空椅子要佛、要法、要僧。和一把空椅子靜靜的待在一起,享受只有和人間的至人——“佛”待在一起才有的感覺。和法待在一起的人都是佛,和佛待在一起的人都是法。當人和一把空椅子相遇,佛和法相遇。

by-台灣無畏如來芽大圓滿禪修中心